阿猹

平平淡淡的嗑cp

[凌李/微谭赵]《醉》ABO 中

其实也没写多少233
憋打我
梗源自@我陪凯凯换衣服 假装能艾特到大大
大大的梗和我灵感相同
然后借来耍耍
中间部分有改动
有关家妹子来客串
有ooc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 案子刚刚有些进展,李熏然就被父母拖回家,左不过说你都这么大了,还没个女朋友是什么样子啦,看看人家小谭家都好像有宝宝了诶,李熏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“妈,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操心好不好,不用管我了。”

   “那哪儿行啊,我也不让你给我带个女孩子回来,带个男孩子回来也可以啊....”

  “妈!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!”

  “诶可是我刚刚联系了关家母女,现在说不去也不合适吧。就去一次??好吧,听妈妈的话啊。”

  李熏然愁眉苦脸的捂住脸,半晌,给凌远发了条信息

——今天不回家吃了。我临时有事,老凌你自己吃吧。
——什么事?有任务?
——不是。。你别管了奥。




   正所谓越不想看见什么就越来什么。自己和关家女孩儿明显都不在状态,眼神四处乱扫,好巧不巧,看见了凌远以及林念初。看着凌远的表情应该已经是看自已一会儿了。

  凌远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李熏然。关家妹子的一句话算是解决的他的处境

“Excuse me can you speak English?”
“Sure.”
“I have a girlfriend.but my parents don't know.so...you can...?”
“Yes,I have a boyfriend.I can help you.Can you help me?”
“Thanks.I will do.”
“妈,我和关家小姐想继续聊一聊...不如您们四位去别处逛逛?”

  李熏然送走了四位家长,和关小姐长舒一口气,一扫那个位子,果然空空的。

  “那个桌子上的人刚刚走了,我想你应该去安慰你家先生,陪同的omega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李先生,一个友善的提醒,我也该回去照顾我家小蚯蚓了。不要问为什么,这是直觉。”

  李熏然点了点头,从店门口直接打了个车,一路往回家赶。李熏然心很慌,怕凌远会多想,会生气。掏出钥匙

[咔哒]

凌远神情严肃的坐在沙发上。

“凌远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。。。”李熏然觉得自己嗓子很沙哑,说不出话来。

“不是我想的那样?李熏然你当我是傻的吗?”
“我爸妈一直在催我,说是最后一次了。我不是想瞒着你我是怕你多想。”

凌远沉默一会儿闷声 “你的意思是你之前还有过?我们在一起的时候?李熏然我不管你是怎样,至少我是对这段感情很认真。”

  “我没有不认真对待这段感情啊。”一双鹿眼渐渐充满水汽。

  “我都不知道你瞒了我多少事?要是这个女的不错你是不是就跟着她走了??!!”

  “凌远!”

“李熏然你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。如果你不能正式的对待这段感情,我也就无所谓了。”

“凌远。你什么意思?你要和我分手?”李熏然觉得自己嗓子里堵了好多东西。

凌远默然。

“好啊,你和你的林念初过去吧。”

“李熏然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?林念初国外回来的专家,在医学方面有着很高的造诣,能帮上你很多忙,顺道还兼职秘书不是吗?而我呢,我他妈的就是个无用的小警察,什么也帮不上,只会添乱,凌远你是这样想的对吧,想甩开我这个一无是处的人?”

“好好的为什么要说起她?”

李熏然并没有理会凌远的问句“凌远。我就知道,你早早就想说分手了吧,好啊,我这就去收拾东西,你最好把东西都洗了,免得让林念初多想。”说罢便直径往卧室走去。

凌远慌了,他本来想让李熏然长长记性,不让他独立承担,不想让他所有事都瞒着自己。

“然然,别走好吗?”凌远从后面环住李熏然。李熏然的泪水决堤了。他颤抖着,使劲憋住不出声。凌远环他稍稍松了些。

李熏然努力的找到了自己的声音“凌远,行了,放开吧。我帮不到你什么,还得劳烦你在工作焦头烂额的时候,给我打电话,你付出的太多了,这样不合适。”李熏然拉上了箱包拉链,撞开了凌远。

凌远呆呆的站在房门口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一举动会惹得李熏然成这样,他后悔他非常后悔,但是人已经走了,人自己可能追不回来了,站在防盗门对面的李熏然同样很难受,他深深的知道自己帮不了凌远什么,只会添乱。你虽然之所以不想让凌远给他们医院的同事说他和自己的关系,就是怕那些同事们知道,他们尊敬的院长大人,找的却是个只会办案子的小警察。

李熏然用手随便抹了一下脸,慢慢往楼下走,掏出手机给赵启平打电话。

“启平啊,你家老谭在吗?”李熏然虽然咳了几声嗓子,但是还能听出来小小的哭腔。
“你怎么了?老谭在我旁边啊。”赵启平很不解为什么李熏然会有哭腔,难道是和凌远吵架了?

“没什么,就是想让你家老谭给我找一套房子,最好离第一医院远一点。房费尽量不要太贵,因为你也知道我们警察的工资很少。这件事不要告诉凌远我不想让他知道。”赵启平懂了,果然是因为凌远。

“好,这事我一定给老谭说。去MINT酒吧吧,我请你。”

“好。”李熏然扣掉电话,再一次擦掉即将夺眶而出的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天使们
来晚了抱歉!
嘤嘤嘤我能说还没到最虐时候吗?
基本全是对话。。
下篇心理描写可能会多!
剧情需要只能给念初带个不好的帽子
不要吝啬小红心和小蓝手哟

评论(13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