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猹

平平淡淡的嗑cp

[凌李/谭赵]《醉》ABO 下

还是没舍得撕x
和平解决一切!
有oocoocooc
这个结局我really满意233
小天使们粽子节安康!ヽ(〃∀〃)ノ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 酒吧里又吵又闹,赵启平先去闹了一会儿,看着李熏然桌上的东西没有动,想着李熏然受了什么刺激成这样了?李熏然觉得舞池中央的光亮的扎眼,尽管他合赵启平坐在了这么偏的角落 还是觉得这光真扎眼。

   “老谭找好了,你警局不远,租房的钱老谭先替你垫上了,你回头转给我就好。”赵启平实在是忍受不了李熏然这愁眉苦脸的样子了。

   “好。”李熏然被迫让嗓子发声,嗓子很痛,像是被火烧过似得。

   李熏然抿了一口酒,胃里好像在排斥这种味道,李熏然急急的去了厕所,赵启平暗想:woc李熏然的酒量这么差???这么低度的酒能成这样?

   李熏然扶着马桶,稀里哗啦的吐着,把中午吃的一点点甜品也吐出来了,李熏然干呕着,可再呕不过也是胃液罢了。嗓子的灼烧感在李熏然吐的没劲儿了的时候来了。

   李熏然重新把手机打开,他从凌远家出来就关机了,他不想接凌远电话。果然,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未读信息。全都是挽回的话。

熏然回来吧,我错了。

然然,我真的不该。

...

   李熏然苦笑,用手撑着马桶边慢慢的爬起来,他觉得身心俱疲,肚子也有一阵痛感。

   一阵电话铃扰的李熏然烦躁。凌远。李熏然接通电话,两头都沉默,还是李熏然先开的口“凌远,放手吧。”

   “然然你不能这样。。。我已经。。我只剩你了。。”凌远断续的说着。

   “怎么?林念初不要你了?”李熏然冷笑,冷嘲着电话那头的人。

   “李熏然!”凌远软了话语“我跟她真的没什么,你... ...”没等凌远说完李熏然就迅速挂了电话,出了厕所就去找赵启平。

   李熏然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赵启平好像很失落的样子。“怎么了?谁有把你惹了?”

   “老谭不让我来酒吧。。。。然后。。。被他一个电话抓个现行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,我到哪儿他都知道!”赵启平气鼓鼓的嘟着嘴。

   “我的天哪!谭宗明就差点把你拴在裤腰带上了!他咋不再护着你点?”

   “因为。。恩。。”赵启平腾的红了脸,轻轻的摸着肚子,笑着看向李熏然“就是这样。”

   李熏然愣了下“哦~原来我妈说的小谭果然就是你俩!”李熏然接过赵启平嗔怪的眼神,笑意绵绵“对了,你怀了几个月,两个月?”

   “恩,快三个月了。”赵启平用手覆上肚皮“你怎么也没动静啊?难道是凌远不行?刚好明天我去产检,老谭不在,你陪我去吧,刚好你也查一下,万一有了呢?”

   黄昏,李熏然回家前买了听啤酒,拿着赵启平给自己的钥匙,咔哒。李熏然回到了一个没有凌远的家。
李熏然甩开了脚上的鞋,赤脚在地板上走着,这种感觉很冰很凉很难受。李熏然走到阳台边上,靠着墙慢慢的坐在地板上。夕阳的余晖打在李熏然脸上,光很柔和。夕阳配酒,恩不错,那首歌也不错刚好我也想醉一醉了。李熏然是这样想的。

夕阳醉了 落霞醉了
我真的希望我自己不再醒来,一直醉下去该多好啊。

因我的心 因我的心早已醉掉
我要用酒精麻痹我的心脏

是谁带笑 是谁带俏
凌远,你看着林念初的甜美笑容一定很开心吧?

   李熏然喝了一大口,酸涩之感充斥着口腔,胃里翻腾着,李熏然使劲撑起身子,一摇三晃的走去卫生间,李熏然深知自己没有喝醉,他怕的是那种情况,那这样就太惨了。

   咽喉被胃液灼烧的感觉,胃里什么也没有,干呕的感觉特难受,李熏然寻思着找点吃的垫一下,待会儿呕着就不是那么难受了。

   打开冰箱,干干净净,什么都没有,李熏然没有办法,捂着胃一步一步往楼下挪。

   李熏然找了一个相对安静且干净的小餐厅。叫了服务生点了几个清淡一点的菜。过了一会儿,李熏然听到了一个他很熟悉的声音。看着凌远神情严肃的在跟林念初讨论的什么,李熏然嗤笑一声。他不想去听他们在讨论些什么,李熏然觉得他走到哪儿都能碰到他们俩,很烦人。李熏然脑子里忽然蹦出来一个词 阴魂不散。

“谢谢你能理解我。”凌远道。

“其实我回来对你还抱有一丝丝的念想,现在呢?你果然掐断我对你的念想。”林念初说的着实轻松“我对你家小警察的事情很抱歉,本来是本着逗他的心情去和你黏在一起的,比较他人也很帅,我想看看你俩发火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。”

   “是啊,他的脾气很倔,只能拥在怀里好好哄着,不然他炸毛了谁都不放过。”凌远眼里流露出温柔。

   这一切李熏然当然是看在眼里的,他只觉得恶心,前脚还哄他回家的人,后脚就和年轻omega出来吃吃乐乐。他问了老板卫生间的地方,匆匆往那里走,哪知迎面装上了一堵肉墙。李熏然熟悉,很熟悉,他想撞开对面的人,却不想被紧紧的拥住。

   “凌远你给我放开。”

  “熏然,不要闹了好吗?”

   “我闹?凌远你有没有搞错?刚刚和女下属谈笑风生的人是你不是我!”李熏然的声音越提越高,李熏然觉得现在嗓子里真的难受的紧。

   “李先生,你可能真的是误会了,我和凌远真的没什么,我只是替你在试探这个男人值不值得你托付罢了。”林念初顿了顿“果然啊,凌远还是像在国外一样,把自己护的紧紧的,不让任何不怀好意的omega接近哦!所以啊我得打消我这不好的念头,不然我会死的很难看的。”林念初打趣着自己。

   她好像发现李熏然好像是在忍受着。。作呕?连忙拍拍凌远“你家小警察好像要吐了!”

   凌远见怀里的人在颤抖,连忙放开他,李熏然一下子冲到盥洗盆边猛地呕起来。

   凌远推算着日子,又结合这几天李熏然的脾气反复无常,又加之作呕,凌远兴奋了,眸子亮亮的。朝服务员要了杯开水,往李熏然身边走。他轻轻的拍着李熏然的背,见李熏然不吐了让他用水漱漱口,把开水喝下去。

   “熏然你刚刚也都听见了吧?我和林念初真的没什么。”
   某只不说话。

   “好了好了你怎么罚我都可以。”
   某只依然不说话。

   “家里还有点榛子酥,我回去再给你熬点粥喝好不好?”
    某只转过头来“以后不许这么凶我!还有凌远,我可能。。。。”

“我知道,明天去医院看看不就都知道了?”

   把李熏然扶起来,回头看到林念初带上了墨镜,李熏然很不解“林小姐,大晚上你带什么墨镜?”林念初笑而不语。

  “对了老凌...我在警局边上让谭宗明给我租了套房子。。。明天咱得把钱给他。”

   “没事,赵启平明天产检,产检的时候我给他不就好了?刚好明天你也去做个检查说不定,咱们家里就会多一个人呢!”

    第二天凌远带着李熏然去医院,赵启平和韦天舒都一脸懵逼,天啊这几天他小两口不是吵架吗????这么快就和好了???还拿着孕检单???
赵启平打趣着李熏然“哟,我就说嘛!咱们凌院长看起来也不是不行的人啊!”

   “赵启平你要敢多说一句,我就把你一个月前拉着我家熏然出去吃烤串的事情告诉谭宗明。”
赵启平一下子就怂了,还好李熏然一脸羞红的从体检室里走出来,赵启平才得以解放。

   “两个半月。”

  “行!咱回家好好养着!把你这一个星期和我吵架瘦回来的肉全给他吃回去!”

   “凌远!!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哈哈 我不是后妈(๑•́₃ •̀๑)
我还是爱你们的!ヽ(〃∀〃)ノ
虽然发的有点晚(。•́︿•̀。)
不过我相信你们是爱我的不是吗?๑乛◡乛๑
一颗大大的糖!٩(ˊᗜˋ*)و
我爱你们么么叽! ✧(≖ ◡ ≖✿)

评论(2)

热度(59)

  1. 天命丶风流天命丶风流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攻控的脑洞系列
  2. 天命丶风流阿猹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