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猹

平平淡淡的嗑cp

【凌李】领居

一个脑洞。
可能ooc了。
一则温馨小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我的领居是个很有精英气质的男人,听我妈妈说,好像是第一医院的院长。偶尔,父母出差或者不在家就把我放在大哥哥家。
我私下里叫他院长先生。
院长先生每天可能在医院里忙到飞起,没什么时间吃饭,他家瓶瓶罐罐的胃药就是最好的证明。院长先生做的饭很好吃,很有味道,和妈妈的厨艺不相上下。

后来,爸妈不那么忙了,所以有阵子就没去院长先生家。

可后来,爸妈去了外地工作,我再去院长先生家借住的时候,院长先生家里,又多了一个人。

我叫他狮子先生。

02.
院长先生和狮子先生在我来他家的时候,刻意做出很有距离感的样子。

只是他们不知道,我早已看穿了一切。

从进门的情侣睡衣开始。

院长先生偶尔以为我在专心看书的时候,经常在狮子先生的脸上偷香。把狮子先生弄的脸红快要炸毛的时候,走到我身边问着我的功课。

有次我悄悄的给狮子先生说:“熏然哥,其实我都知道。你们很好。”

03.
狮子先生就是一个阳光大男孩儿,和院长先生一样,为人民服务,人民公仆。

自从我坦白我知道这件事之后,两人更加肆无忌惮。随时随地撒狗粮。

对此我只想说:我还是个孩子。

狮子先生因为职业的关系,偶尔负伤,院长先生总是板着个脸。因此,我就成了最佳缓解剂
  “丫头,你去给你远哥说一下……”
没等他说完,我抢先一步接了他的话头。
  “知道了熏然哥,保证完成任务”

04.
狮子先生和院长先生每天都很忙,但是都保证每天最少有一个人回家陪我。
我曾多次表示,不用来来回回的跑,多累啊,我也不小了。
他们总会义正言辞的跟我说,怎么着你也是女孩子,不安全。

每天看着他俩打情骂俏,这份狗粮吃这也舒心。

05.
父母外地工作时间到了,我被父母接回了家。有时打着各种名号去串门。
有一次,我正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新播出的剧,对门儿的门忽然哐的一声被摔得震天响。我套上拖鞋匆匆往外走,只看见了一个背影。
我开始隐隐的不安。
祈祷千万别出事儿。
往后几天,对门儿仿佛就没回来了过。爸妈也讨论着是不是医院出了什么事故。
我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06.
借着去买教辅资料的由头溜出家门,打了辆车直奔第一医院。
问护士站问到了院长办公室,以最快的速度跑上去。
敲了敲门,“进来。”一个疲惫的声音。
我深吸一口气,推了门。
“凌远哥,事情应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?”
凌远深吸一口气“左肩,右臂两处枪伤,腹部中刀。差一点。今天早上刚刚醒。”

07.
凌远哥带我去了病房,氧气罩被病床上的人一呼一吸打的雾蒙蒙的。
熏然哥强扯着一抹笑。

没事。他的口型。

“今天我来照顾他吧,反正假期,我们要有综合实践,照顾病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题材。凌远哥,你去休息吧。”

院长先生点点头,躺在了旁边那个空床,稍稍休息。

08.
后来,我依旧在父母外地工作是和院长先生他们住。
只是狮子先生有个新的称呼,院长夫人。
这个称呼当然是我和凌远哥的内部称呼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34)